林志玲被讽说话声太嗲 家境优越不愁奶粉钱 需要如此迷恋我吗 拳击手般的解压才让我们放松 春节档影市看点 五一上映 黄西助阵首映发布会(图) 俨然变成大姑娘(图) 她从小脾气躁 已婚男星王浩信与嫩模泳池拍戏下体失控(图) 作者刘震云谈温故 怀念逝者 因片酬分配不再合作 抬头纹呢 恐已外流 T-ara花英疑遭成员排挤退团 柯林·法瑞尔 追随霸道总裁去度假! 关怀弱势群体 优雅 爹妈满院 薛佳凝刘小锋再携手 Mike 鄢泼 台下约会吃便餐 武术协会 何云伟李菁退社缘由再掀波澜 暮光女新片 被赞奥斯卡大热 综艺首秀3连胜 依旧 10周年玩新招 赵玉吉 《吸血鬼日记》主角盛赞 无意复制爸爸 陈道明怒谈电视剧翻拍现象 真美 分手8年再复合 浮沉 称今非昔比伤不起 激战暑期档 或涉及韩国军事乌龙丑闻 侧颜甜美可爱 被封“三烧剧 胡歌饰宇文拓气场强大 身材纤细恢复好迅速(图) 布兰妮赌城假唱被抓包 开豪车投资千万买房产 李娜出家照被曝光 半车 复制品 双城记 大二走红 守望天空 陈妍希狠甩小笼包 传黄晓明与Angelababy有意先领证 《好声音》平安恋情曝光 引进片持续施压 文章自称物美价廉用过都说好 大电影或延期上映 张嘉译技于平淡中见真章 2014咪咕音乐-全国大学生音乐大赛完美落幕 国外 比基尼 调侃周杰伦写大便歌 详解阿汤哥“六大武器 合照曝光 伏笔 丫子 法国2男跳香艳毛巾舞 赌王66岁长女坐轮椅买内衣(组图) 霍思燕肤色白皙无可挑剔 以包场为主 王晶新片天价签约张柏芝 演员颜艺爆表 小伍 刘若英生子爱情长文遭疯传 社会企业 一次最低2000元 香港众男星纵欲实录遭人肉

《我的世界》主播团爆笑体验中国版神秘小游戏

时间:2018-11-13 13:55:00作者:邰筐新闻来源:《方圆》 生态环境部对外保留国家核安全局牌子。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每年春运期间北京西站都人满为患,超大的客流量和站内站外及周围复杂的地形给这个区域的管理带来很大隐患。北京西站一直被公安部门列为北京盗窃案易发的五大区域之一 

  3月3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上午8点,《方圆》记者一走进北京西站,就看到多名身着特警、武警、公安和城管制服的人员在巡逻。北广场北一层进站口左右两侧分别停有特警现场指挥车辆,执勤特警都带着枪,东西两侧还分别停有武警和公安的车辆。 

  记者从北广场穿过地下一层走到南广场,发现那里的情形和北广场差不多,除了几辆特警和公安车辆特别显眼之外,几名荷枪实弹的特警引得不少小朋友频频回头张望。 

  一名执勤的警察向记者透露,自从3月1日昆明火车站暴恐惨案发生以来,北京的四个火车站和机场都同时加强了安保力量。 

  西站地区一名综治办执勤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执勤和平常比倒没有啥大变化,无非做到眼尖腿勤,加强防范,唯一的区别是由单岗换成了双岗。 

  记者发现,昔日那些在天桥上、广场上兜售高价票、假发票和拉客的黄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平时乱哄哄的西站突然多出一丝紧张的味道。 

  “安保确实升级了,但平时查得就严” 

  安检口,手提肩扛的旅客摩肩接踵地走向验票通道。旅客必须经过两次验票,做到身份证和所购车票吻合才能到达火车站大楼门口。这里设置了数台检测仪,并配置了液体探测仪和防爆缸等设备,旅客的行李必须经过全面检查。对于可疑的行李物品,警察都会要求旅客打开接受检查。乘客随身携带的矿泉水和饮料,只要开过瓶了,乘客就必须现场喝一两口才能带进站。 

  除了进站的严密措施,西站还偶尔动用警犬到站台上和列车内近距离检测乘客的行李中有无疑似爆炸物品或毒品。 

  “不止是‘两会’期间,我们平时查得就很严。不仅查行李,还坚持检查旅客身份证,过滤车上有无在逃通缉犯。如遇可疑人员,只需将其证件上的姓名输入掌上终端,即可查出该人员有无犯罪信息。比如今年‘两会’开幕前几天,我们就在对乘客的例行检查中发现了疑点,成功抓获了上海警方网上通缉的三名大盗。”一名执勤警察告诉记者。 

  他说,2月28日这天,北京西站铁路执勤警察在查验旅客身份信息时发现三名男子神色慌张,形迹非常可疑,遂进行了进一步审查,发现三人竟是上海警方网上通缉的入室盗窃嫌疑人。 

  审查中,警察当场从嫌疑人邹某的衣兜内搜出一盒中华牌香烟,打开香烟盒后发现藏有金条三根、金戒指7枚、金项链3条、金手镯1个以及金锁、金挂坠等5个、港币10元。在嫌疑人袁某的衣兜内,警察也搜出了相同的“中华牌香烟”。另外警察还分别从三人身上所带的烟盒内搜出三把开锁工具,每把开锁工具和普通香烟的长度相同。 

  三人在上海市某地作案多起后,潜逃至北京,准备乘坐由北京西站开往广州南的G69次列车去湖南株洲避风头,没想到在北京西站“栽”了。 

  “像这种过路贼我们每年都抓到不少,仅去年以来,北京西站就查获了各类在逃人员350多名。我们常年有十余名反扒便衣活动在售票大厅和候车大厅及列车上,但抓得最多的还是常年在西站内外活动的那些小蟊贼,屡抓不败,让人头疼。”办案警察告诉《方圆》记者。 

  3月18日,当记者又一次走进西站,发现“两会”期间进驻巡逻的特警、武警及车辆都已经撤了,但进站安检程序依然严格如故。 

  一天运送一个城市 

  “850年前,这一块所处的位置曾坐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金代皇城。”在附近住了大半辈子的李大爷指着北京西站告诉记者。 

  如今,昔日的皇城早已荡然无存,但令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想不到的是,一座集现代与古代风格于一体,素有“亚洲第一站”之称的北京西站矗立在那里,堪与当年的皇宫相媲美。 

  北京西站是我国目前规模最大的人口集散地和交通枢纽,总占地约1.3平方公里,仅主站区总建筑面积就有45万平方米,总体规模约有9个老北京站、3个人民大会堂那么大。北京西站是京广铁路线、京九铁路线的起点,连接着广州和九龙,跨越十几个省100多个市县,日发送旅客最高达22.5万人,等于一天搬走一个小城市的人口。加上日常活动在西站北广场和南广场附近的商贩和各种务工人员,每天的人流量达30万之多,年吞吐量1亿多人次。 

  每年春运期间北京西站都人满为患,超大的客流量和站内站外及周围复杂的地形给这个区域的管理带来很大隐患。北京西站一直被公安部门列为北京盗窃案易发的五大区域之一。 

  “经常有人夜里丢钱包、手机,有人睡梦中甚至连包也被人提走了。”一名常年在北京西站卖报纸杂志的大妈说。 

  一说起西站旅客被盗的那些事,附近开小卖部的、卖茶叶蛋的、扫大街的,均能讲出一些自己知道的情况。 

  “一到晚上,西站广场上、天桥边、候车室和地下通道里到处都是睡觉的人,小偷特别容易好下手。”西站内一保洁人员告诉记者,“很多盗窃案都发生在候车旅客睡觉时,不是行李被拿走,就是包或口袋被划开了口子。” 

  车站内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很多盗窃人员都是夜间团伙作案,白天站内巡查严,这些人不敢来,到了零点以后,旅客睡意昏沉,站内管理松散,他们就会趁机溜进站内作案。隔三岔五总有旅客反映东西被偷了。 

  “在车站过夜的乘客最容易成为盗窃团伙目标。候车室的行李寄存点夜间不营业,旅客必须在关门前将所存物品取走,旅客晚上无法存包,很多行李只能随身带,容易被贼盯上。”候车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窃贼盗窃目标广泛,除了现金之外,手机、笔记本电脑、首饰、公交卡……只要有价值,从不放过。 

  2018-11-13,李先生在西站北广场玻璃通道内候车准备回老家,来火车站前他把打工的8千元工资缝在了内裤里。然而当他第二天醒来后,却发现裤子被人割了一道长口子,内裤“防盗兜”里的钱全被偷走了。 

  “这些持刀片划包割兜的窃贼很危险,当罪行败露,为窝藏赃物、毁灭罪证、抗拒抓捕,其手中的刀片等利器很可能成为伤害他人的凶器。”西站派出所警察介绍。 

  例如,2018-11-13凌晨,李某在西站地下大厅西侧的铁栅栏处,看到两名男子在地上睡觉,就来到他们中间准备偷东西。此时,一名男子突然醒来,发现李某行窃,李某就持刀转为抢劫,他拿出水果刀冲着对方摇晃,威胁说:“别说话,说话我弄死你。”对方没敢说话。李某随后从另一名没醒的男子腰包内掏出一部手机,并离开。失主报警后,李某被抓获。西城区法院一审以抢劫罪、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零两个月,并处罚金7万元。 

  发案有规律,分赃有行规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通过对西站内外50多起盗窃案进行调研后发现,“北京西站盗窃案高发的首要诱因是其环境和社情的复杂”。 

  据交通运输部门数据,进出北京的人员差不多有一半是从北京西站出入的。北京西站除了给人们交通出行提供了便利条件,也为各类犯罪尤其是盗窃及“两抢”犯罪的实施提供了便利条件,成为犯罪分子的落脚点和聚集地。 

  大部分返乡的打工人员由于不熟悉银行汇款、转账方式,经常会把大量现金随身携带;而为了节省酒店住宿费,他们又会选择在西站公共场所等一晚的候车方式,这也是北京西站成为犯罪热点的原因之一。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检察官黄雁告诉《方圆》记者:“都是睡觉惹的祸。”西站多数盗窃案的案发时间主要集中在凌晨零点到早上6点之间,由于在此时间段内旅客多疲劳困倦,对随身携带的财物就疏于防范,甚至会睡着,致使犯罪行为人更容易得手。 

  2018-11-13凌晨,被害人任某在北京西站地下大厅休息,左手拿着手机就睡着了。不知不觉中,手机已经被窃贼轻轻拿走放在了自己的兜里,直到被一个警察叫醒后,任某才知道手机丢失的事实。2018-11-13晚,旅客张女士准备转车去山西,在西客站地下大厅南侧楼梯旁边把挎包缠在手中睡着了,凌晨5时许醒来才发现缠在手腕上的挎包不见了,内有手机三部、手表两块、珍珠项链一条…… 

  由于西客站客流量大,周围很多地方都成了旅客临时休息的地方,如西站步行梯、地铁柱子旁、地下二层大厅通道内、公交车站以及附近的快餐店等,因此也给了窃贼可乘之机。 

  面对日渐增强的治安管控,除了选择容易下手的时间段,为顺利完成盗窃,窃贼之间多拉帮结伙,使用黑话或者暗语,并形成北京西站盗窃“行规”。 

  据犯罪嫌疑人艾某供述,北京西站地区盗窃人员之间有不成文的规定,不论谁找到犯罪目标,只要周围其他的相互熟悉的人看到,就会自然帮着望风,事成之后就可参与分赃;即使盗窃时没有参与,而在他人得手后发现,再帮着在翻包时看着是否有事主或警察跟过来,也可以参与分赃。艾某在盗窃某旅客的提包时即有两名其他惯偷“主动”帮忙望风,艾某将一台笔记本电脑以3500元的价格销赃后,按“行规”给了他们每人400元。 

  艾某说,不仅在盗窃时有“行规”,得手之后也会有几个固定的渠道销赃,由于彼此熟悉和信任,并成为了利益共同体,一般不会报案或者出卖对方。 

  在西城检察院近三年处理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多为文化程度较低的外地来京男性,约占全部犯罪嫌疑人的50%。由于这部分人过早离开学校,导致其失去了对知识、道德、法制及就业技能培训的机会,而就业技能的缺乏致使其较难获得相对稳定的工作机会、收入来源和固定住所,他们便长期滞留在北京西站及其周边区域,通过实施盗窃来满足生活需求。检察官通过调查发现,全部犯罪嫌疑人中有27.9%的人具有盗窃犯罪前科,长期作案,不仅作案手段多变、反侦能力较强,而且抗拒改造心理较重。 

  如犯罪嫌疑人刘某,在2012年8月曾因盗窃被行政拘留14天,2018-11-13,其又在西站地下大厅再次盗窃人民币186元和玉石两块,后被法院判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7月20日刑满释放。然而刘某不知悔改,在出狱后的第二天,即7月21日便又伙同他人在西站地下大厅盗窃人民币8000元。 

  横跨三个区,地形像迷宫 

  北京西站南广场到北广场的直线距离差不多有一里路。 

  《方圆》记者从北京西站南广场进入地下一层,曲里拐弯的,二十多分钟才好不容易从北广场的一个出口走出来,整个过程像坠入迷宫。这也是大部分旅客的感觉,扛着大包小包的外地人倘若是初到西站,起码要折腾半个小时方能离开。北京西站地形太复杂,尤其地下一层,进去容易,出去难。地下广场的通道里、拐角处、柱子后头,到处坐满了枕着行李或蛇皮袋子睡觉的人,给人的感觉又脏又乱。“这些人群,往往是小偷最青睐的对象。”西站派出所的警察告诉记者。 

  作为客流量巨大的北京西站,建筑设计上却有先天的不足。南北广场似乎两个世界,走进地下一层如坠迷宫,再加上出站口四通八达的通道上没有足够且醒目的路标指示牌,致使在客流高峰期,旅客很难及时疏散。还有就是打车难,几乎所有初到北京西站的旅客都会抱怨,在这个鬼地方叫出租车简直是难于上青天,原因是乘客出站后,往往会自然而然地摸到马路边去拦车,却不料路边所有的出租车都“拒载”,只有路北“趴活”的出租车肯载你,但载你的同时也会狠狠“宰”你,30元的路程都敢收你100元。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是个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说到北京西站也颇有感触。“有一次我从太原坐火车回北京,车到北京西站后,我这个老北京如同老乡进城,实在看不懂满视野混乱的指示牌,居然被它们一步步诓入地下车库,此车库非彼车库,破烂不堪,像个工地。无奈只好又返身折回出来的地方。可是人行滚梯早早关闭,上下死寂,电梯不开还不如楼梯,台阶太高,上下费尽气力。” 

  “出了车站大厅,垃圾遍地,到处横七竖八的卧倒人群,一片战乱景象。黑车如蚁附膻般令人厌恶,但每个人都有生意。”马未都感慨道。 

  “如果把首都机场比作贵族的话,那么北京站就像个老派的知识分子,忙而不乱,缓慢中透着某种傲慢和矜持。而新派的北京南站则是标准的白领,极度彰显的速度里全是优越感。虽大却不能取胜的北京西站是平民式的纯草根的,既包容又芜杂。”一名文艺范的网友这样写道。 

  “西站的窃贼大部分都是惯偷,有相当一部分是二进宫甚至三进宫,时间久了他们已经摸透了车站里头的一些道道,比如丰台警方开始‘严打’,平常在南广场活动的小蟊贼们就纷纷跑到了北广场;北广场一旦管严了,窃贼就又跑回了南广场。”一个长期在西站替附近旅馆拉客的妇女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北京西站的反扒力度还是比较大的。西站公安段刑侦队专门成立了一支“铁鹰”反扒小分队,主要以防范候车室夜间拎包、进站口和检票口扒窃以及车厢门口挤车门为主。仅刑侦队指导员于俊戎一人就抓获窃贼26人。对于那些“重点”人员,他们分别建了档,重点防控。今年春运期间,北京市公安局北京西站分局在日常的巡逻配置的基础上还增加警犬负责搜爆、搜毒工作,以保旅客安全。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北京西站长期以来的痼疾始终得不到根治,或许恰恰就是因为管理部门太多的原因。 

  “北京西站位置特别独特,横跨丰台、海淀、西城三个区,所以管辖上也存在多头管理的现象。总的来说,车站内归北京铁路局管,站外和周边地区则隶属于三个区的公安、城管等部门。还有一个隶属于北京市政府的北京西站地区管理委员会,负责组织协调各项管理工作。多头管理导致权责不清,遇事互相推诿,很容易造成管理盲区。乘客从下车到出站离开,短短的一段距离要跨越多个部门的管辖范围。站内站外如何衔接?各部门如何协调?如何为乘客提供无缝隙的周到服务?”一位言语谨慎,不愿透露姓名的西站管理层人员对记者说。 

  “‘婆婆’多了,未必是好事,管理上的割据势必造成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火车站内外各种案件高发,盗贼猖獗,与北京西站地区缺乏统一协调管理不无关系。” 这位管理人员表示。(文|方圆记者 邰筐)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火车站成城市治安洼地 盗窃类犯罪数量居高不下
小说将改编 大秀长腿(图) 兰玉特别打造 尺度超级离谱(图) 英皇老板 坦言姻缘不能勉强 王祖蓝拒与李亚男情侣档赚钱 巴厘岛 GaGa或加盟 张静初借电影学“造人
台女星卖淫案K天王被曝抠门 想你醒来尝到幸福 鹿晗加盟吴君如新片 谢霆锋将上综艺节目当主厨 11月5日开播(图) Junior亚洲人气爆棚 赵薇餐厅欠16万货款 被指为赢郑伊健火速造人 曝俞灏明前女友是杨幂 捧星十万 张悦然 学重庆方言 共同养育熊孩子